华同|华同社区|华人同志|华人同志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ad@gaycn.us 黄金广告ad@gaycn.us
查看: 2273|回复: 8

《纪念》 BY monster_xiaosi 【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8 09: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13-1-4 20:06 编辑 ; \+ r  \" C3 |+ |+ S$ Q
$ \. ], t* p8 i" d0 w- f* B
一、" Z; o0 Z3 G3 E' I- M' ~
    我想我是喜欢上我朋友了,或许应该是他先喜欢上我的。' G1 m5 O  v. q6 q; r) T
    我跟陈希高一同班的时候做过一段时间的同桌,就因此,我们成为朋友的。是那种值得信任,却又不会把所有秘密都交待清楚的朋友。在对爱懵懂又憧憬的年纪来说,一男一女接触得频繁了些,难免有“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吧”的闲言碎语。我曾问过他对传言的看法,他一笑置之,没有回答。我便再也没提起。
8 y7 q) |3 `7 W2 Y# x' z" F# X- f; D. }陈希样貌很好,不是一般男生追求的酷帅,是有些可爱给人温暖的感觉;做什么都很细心,不像其他男生那样莽撞;没有同龄男生对女同学恶作剧,还引以为乐的幼稚;只对我话多,对其他人都不主动搭话,抑或确切的说,他只有我一个朋友。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人,追求者当然少不了,但他都拒绝了。在跟我走得近了后,女生们似乎都心知肚明了,他也就没再收到什么表白。. Y% U1 h% C+ R3 u
    陈希与我的这份亲密,谁也没有说破。( g- G7 _) v# f

% r  C2 C' h# H" z( s0 Y我发烧请了病假,陈希在第一个课间就给我打了电话。1 M# f5 j1 o5 V0 |; z- i
——怎么,生病了?) `( s6 i3 c) B* Z/ U9 Z
恩,有点发烧吧。; _$ G% R4 k) R3 c! w7 `2 o. a
——吃药没?+ n3 U0 S  k9 R3 L1 V2 {% e) T, e
没。7 {" e5 T9 C9 g) f6 M
——怎么不吃药呢,你爸妈又不在家?3 @0 K$ ^2 @4 T- U: c
恩,不想动。
% d! \$ F; i8 r——家里有药吗?0 y$ F% {0 \& A) [6 c1 V
不知道。
& \6 l3 }9 A5 t: b* T0 v——放学后你还没被烧死的话我就来看看你。% |2 w1 M( V8 C* y" l) }, S
恩。# n& L* {6 B8 d3 q2 y& H- x

: a$ V2 @( i: ~$ I& f放学后陈希买了退烧药来,喂我吃过药后又拿了湿毛巾搭在我的额头上。1 k* c: X: W& e+ r
“你睡觉吧,我先回去了。醒过来的时候记得把毛巾翻一面。”" b/ Q8 k+ Q# z' w  S, t( t9 i9 Y1 m: S
“陈希。”我用微弱的声音叫住了他,“谢……谢谢。”
. R1 `4 M, a% x4 K( m陈希笑了起来:“谢就谢吧,脸红什么呀。”
/ G6 J- q+ l- p# j: `! @6 {& o“发烧着,脸当然红了。”# }+ f5 Y1 j0 }
“不用谢,你睡吧,我走了。”" u5 z. y  a% s, p
也许发烧是会导致脸红,还会导致心跳加速,谁说不是呢。
4 K( b/ e. X" D. Z5 s. A二、
  e) e/ }& u6 j+ p  B$ ]! k) G    高二分科后,我选了理科,而陈希是文科。我们少了见面,但还是时常发着短信,打着电话联系着。偶尔在校内碰到,就会聊上好一阵,直到上课铃响才匆匆跑回教室。0 K* `' a% D" E. k& l& L' |2 y
    我们班有个叫皓志的男生笑起来像极了陈希,可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和其他男生一样,时常猥琐的围在一起讨论着关于女生的话题。他们讨论的声音很大,但都听不到皓志讲话,他只负责在旁边傻笑。有的时候,我会觉得他在里面格格不入。
' j8 Z* I: [) N3 @    皓志也有安静的时候。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外面的天色。有同学叫他出去打球,他也只是摇摇头,一言不发。颦蹙着眉,看起来心事重重。他时常让我想起陈希,不禁走近问他:“怎么啦,心情不好?”% R6 Q3 e8 U! i3 K& {
    他别过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又转了回去。我以为他是不会搭理我了,正准备知趣走开时听到他说:“快下雨了。”
+ ?  {9 d+ w, R8 f7 E' G    我看着窗外乌黑的天色。“诶,上午还阳光明媚的,怎么这么快就变天了。我都没有带伞。”( g2 R$ [+ e2 n, c2 s* s
    “我带了,等下放学我送你吧。”% C! C# B4 L' k% a( b& u- s! D" v
    我有些惊愕他会这么说,看到他酷似陈希的笑容后,欣然接受了。' y- z. H  d$ N9 P' c5 ^! @5 m, q
    果不其然,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外面就淅沥下起大雨。教室里顿时嘈杂着各种抱怨,老师拍着讲桌叫我们安静下来。我偷偷看向皓志的位置,他埋着头看似很用功的样子,可我笃定他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因为对于以往的他来说,现在显得有些反常。不过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有些东西是能够让人在一夜之间成熟起来。1 J5 d2 [* f. |% [- y
    到放学了我却不自在起来,我不知道皓志是否真的会等我,还是我该去叫他一起走吧。我放慢了收拾的动作,正踟蹰着,皓志就站到了我的身后。我看到他时,他淡淡对我一笑:“好了吗?”  M' q6 w1 A$ p- X! J" e
    “马上。”我胡乱把几本书塞进背包,“好了,走吧。”; ?, x! H: I0 `8 C
    跟皓志走在一块,发现他很高,我才及他胸口。一路上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旁人投来好奇的眼光让我不安,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看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走着,而我也只是盲目的跟随着。不过我似乎听到有人私语着:“她不是跟陈希在一起吗,怎么现在……”
( L; A8 {$ V. g3 w5 C    在校门口躲雨的人熙攘着,不时有人冒着雨就冲了出去,拿着书或衣服挡在头上。) s) ^" a* Q7 O
我在人群里看到陈希的身影,他没带伞,一个人安静站在刚好能避雨的角落。好像并没有要冒雨回家的迹象。我隔着很远就叫了陈希的名字,但他似乎没有听见,望着与我相反的方向没有动作。6 ]5 ~' Q* @7 R2 d
    “诺楠。”皓志叫起了我的名字,“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儿,你自己回去吧,我把伞给你。”他把伞塞给我后,立马就冲进了大雨里,跑得非常快。我往前追了两步,在淋到雨后又退了回来。叫他名字也没理会,直到跑出了我的视线范围。. f; A7 C" t1 K5 c
    什么事能急成这样。我只好去给陈希打了招呼。! B, k7 W( _+ _! `8 T
    “嘿,怎么叫你都没听见啊。”我拍了他的肩膀。
$ n! j/ a- r0 e. @    他转过身,看见我后笑着将耳机摘了下来:“正听歌呢。”4 A, Q  R! M- k
    “干嘛傻站在这,等人吗?”
  L9 D. y% K/ a4 N    “我想我在等它。”他指了指我手中的伞。% Y6 g+ M6 ^7 g$ Q' O4 H2 O4 y
    “那你拿去。”我把伞递给了他。
; r: P1 B, g8 Z6 q    “走吧,我送你。”
3 o2 J' n8 b5 y2 S; O    那伞并不大,为了能遮住两个人我们紧挨着。
# A/ u3 J' {, D" E4 K6 d/ r    “你怎么会带着伞,一向粗心的你还学会未雨绸缪了?”
8 G/ P% `5 ~7 b! i3 ^/ N( X4 i" p; @    “因为我知道你没有带啊。”我并不是害怕让他知道这伞其实是别的男生的,也认为即使让他知道也不会怎样。不过是想在交谈中让他知道,他其实可以对我说喜欢你。也许是因为男生对于感情本来就迟钝,他一次都没领会到。
" t) M$ u0 w7 _1 L    一路上说笑着,路程莫名就变短了。陈希送我到家就走了,我望着他雨中的身影暗暗轻语:“傻瓜。”
! C1 B0 \* f- m- F6 O6 K- B, L+ y$ w    之后我问过皓志那天到底是什么事,他都轻描淡写带过,然后转移话题。我并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女生,便不会穷追不舍。我们俩的关系渐渐变得熟络起来,但我并没有与他说起过陈希,我想等一天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向人说起他。) ^" M9 e0 O6 s5 x
三、5 l4 n+ q6 o0 t. U* m9 U3 [; }& W
    直到升了高三,我和陈希仍然仅仅是朋友。也许我的想法是错的,陈希并没有喜欢上我,而是我一厢情愿。
& Z. g8 w5 ~1 U+ f我问起皓志,喜欢上一个人该怎么办。他回答我说要勇敢点。我的问题直接,他的答案简要,而爱情似乎就这样简单。喜欢上一个人时或一瞬,或日久毫无防备让它悄然而至,爱便就这么轻易占领。是我们的矫情、顾虑、猜疑、反复让它变作了似自己一样的喜怒无常。. z; X: R# j3 Y$ F) ]4 e9 e/ \( T
    我听信了皓志的话,抑或还没死心,没有得到准确答复的人都有幻想的权力。那个周末,把陈希约出来像往常一样闲逛。他说我今天有些心不在焉,话也变少了。我在心里盘算着,最后还是没有勇气直接表白。  a  J0 y  n* N
    “陈希,我问你。你有喜欢的人吗?”
/ e7 d. n, @! Y! J    “有吧。”他用手挠挠头,苦笑着。
; ^3 K/ H" @+ U2 B9 c6 X  j    “谁呀,告诉我呗。”我佯装着不在乎的样子,双手背在背后扣得紧紧的。
! v4 n, s8 T$ s* F  x) k% u; T    “白天。”他很轻巧就说出了这个名字,似乎并没有想隐瞒我。
6 s/ b# y9 X7 h! S4 p6 w    白天?!我并不认识有叫白天的人。我骤变的脸色被他看见了,他微笑着问我怎么了。我慌张的摇了摇头。
8 M& e6 T  z5 Y  t1 ]0 f    “那你们?”) U; K5 b9 U% [
    “我们不会在一起的。”
$ D/ J8 r( i3 ^8 |, y$ Z( W: t    “为什么?”  P" A3 |; H1 G" \* v" w" ^
    “不能。”陈希眼神呆滞了几秒,补充道,“那样就太任性了。”
& ^" [/ O0 D- R    难道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叫任性?我不理解他的话,甚至感觉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我私自认为他喜欢我是任性,我故意说着暧昧的话是任性,我妄想能用男朋友的称谓介绍他是任性。
* {' U" C# t9 U  N    “陈希,我先回去了。”在泪水还没落下时我就匆忙跑走了。$ A. h  a" g# q7 H( e# W
    我不想陈希把我叫住,这样失态的样子让他见到太可笑了。这样的默契还是有的,我没有听到背后传来陈希的声音,或许他已经知道这一切。4 p5 {2 I. q( J0 g* o3 ?$ h
    一夜,我辗转反侧想着该怎样向陈希解释。第二天,带着黑眼圈来到陈希教室门口找他。看到陈希后,原本腹稿好的台词都忘了,我只是说:“我们还是朋友吧。。。我。。。。昨天。”% W2 l) A0 [3 P9 s( E, `7 f9 ]
    “当然是了。”陈希把我抱住在我耳边说:“诺南,其实我一直明白的,我也想好好喜欢你,可我不能骗你,因为我想做你的朋友,永远都是。”
2 y. B. h& ~" S+ q5 G* V    我还是在陈希面前哭了,止不住的泪水和鼻涕,模样一定丑死了。陈希还是温暖的取笑我,帮我擦着。有这样一个朋友,就足够了吧。
( ?! D4 k( M2 |, T  ?四、! I; A4 V& I. k: P. Z! J( i
    学校努力营造出升学的压力与紧迫,把许多高三学生耗得死气沉沉,但也有像我一样豪不知趣的人。我的成绩一直都差,陈希也不比我好多少。但他不知为什么开始用功起来,多数时间都在复习,与我接触得也少了。我问他原因,他只是说他想考到上海去,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告诉他他一定能成功的,我相信他。不过我一定是会留在重庆,这样想来不禁有些落寞。$ _7 Z  R  a5 [3 y
    我跟陈希约在一诊考试完去放松,当然是陪他放松。最后一科考完交卷我就匆匆回到教室等待放学。我想让陈希在校门等我,拿出手机才发现没电了。我找皓志借了手机,拨起陈希的号码。3 ?! \4 g8 \+ }$ X) W* I/ k. ?  n1 P! C
    手机屏上写着联系人:小希。, {, }* z& b! J/ v& U) ]
    我还在想怎么皓志会有陈希的号码,电话就接通传出他的声音:“喂,白天。”# u$ b! H+ Y4 }8 J" [
    我脑子应该是空白了两秒,电话里催促着:“白天,说话。”
0 D- `3 _: `; y2 \9 d- m    我立马把电话挂断,又神经短路的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不好意思,打错了。不久就收到他的回信——白天,你就是个胆小鬼。
2 R+ q. {1 b* ?$ h% R  }7 v0 ~    至此,很多疑问似乎都能得到解答。陈希似女生般的细心;没有接受一个女生的追求;和我这般没心思的要好……8 D2 W( d$ s+ K$ C) u: c
    “给谁打电话呢,脸色这么差。”皓志把手机从我手上拿了过去。他看了眼手机,愁着眉百感交集。, b4 E( n0 x( k, n
    我无措的看着皓志,他已无法对焦的眼神对上我的视线。我莫名心疼了一下,慌张避开,望着脚下不大的地板。就这样静默了许久,抑或只有几秒而已。
( m& O1 K# B3 U    皓志用哽咽的声音问起我:“你和小希是朋友吧?”  D3 D( n1 E8 V4 [9 b
    我点点头。
' g% ?+ D- V9 G, e, a  r- ]3 G+ t    “那,那你会讨厌这样的他吗?”5 x0 g9 `3 A" y) x
    他这样算不算是变态,会让人感到恶心吧。这样的想法在我脑内一瞬即逝,我只是忽然明白,陈希所说的任性原来这么沉重。, T) C) I% s+ V) Y0 r; j2 F: K
    我回答皓志的话,应该是我讲过的最矫情的话,但我喜欢——“我喜欢陈希,以前喜欢,以后也会喜欢。不因为他是怎样的人,只要他同样的喜欢我。”6 W; W9 t( E/ |. p" }+ u2 f
    我问皓志喜欢陈希吗。他笑着点点头,我似乎也看到了陈希的笑脸。
2 ]/ x& [/ }# O1 m  K' t五、2 a' \+ \1 p  X( T. Z3 l2 I
    皓志告诉我喜欢上一个人要勇敢,因为他自己没做到。他毕业后会去上海,因为爸妈要去那边工作。
% i0 P3 f  G$ b$ ^8 j    陈希家里反对他就因为一所普通的大学而去上海,所以他把目标定在了上海一所著名的大学。虽然陈希的成绩进步斐然,但第一志愿的名校录取分与他的分数依然相差甚远,陈希落榜,留在重庆一所本科院校。8 h2 b4 \& ^* f; W5 q
我当然还在重庆,跟陈希兀自联系频频。
, F: P8 z9 V) |8 O& s! N    皓志到了上海后,自然与我联系少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联系陈希。因为在我跟陈希的交谈中,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皓志这个名字。至今,我依旧清晰记得皓志的笑容。8 R) j; w' R3 j8 ~7 W
    我曾想就算最终会分开,但他们如果在一起了,是不是回忆也能成为幸福。彼此知晓相爱,但又隐忍着,这种感受并非旁观者轻易体会的。我不敢妄自问起他们该如何作择,就当作这一切都未曾发生。7 v/ b! k4 {; v+ Z
    幸福,应该也可以藏在心里,虽然辛苦了些。
2 h4 t5 h: P; S' _+ j
发表于 2012-11-28 12: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浪漫曲折,写得不错的!
发表于 2012-12-5 01:5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不错的文笔,淡淡的过往,淡淡的愁
发表于 2012-12-5 06:3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女生第三者角度写很精彩
发表于 2012-12-5 06:35: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第三者女生角度写很棒,结局过于仓促
发表于 2012-12-8 00: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不由己的我们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9 14: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mcb800800 发表于 2012-12-5 06:35
' c. M0 k6 C( g! L+ I1 w8 A以第三者女生角度写很棒,结局过于仓促
- b( g+ j8 `! J" ]! Y. O) E
谢,我自己也觉得有这个问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人同志

GMT+8, 2022-9-27 22:30 , Processed in 0.038545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