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1:41

男人誘惑

第一章 浴室風波
在某都市村莊的洗浴中心,一個身材修長的男生坐在長凳上等待。
這裡是一個不起眼的都市村莊中,一個不起眼的澡堂。但因為是週末,洗澡的人還是比較多的。所有的房間都佔滿的話,後來的人就需要在狹小的外廳等待。
玻璃推拉門上,用即時貼貼著「江南浴室」四個猩紅的大字。名字還算雅致,但因為是村落中的浴室,條件還是相當簡陋的。洗浴區適用泡沫板和塑鋼板隔成的大小不同的小浴室,分為單間和雙人間。
所謂都市村莊,除了本地的村民,大多是外。打工人口,可用人蛇混雜來形容。
澡堂的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婦,聽他們的口音應該是外地人,很濃重的口音,不認真聽,還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其實認真聽了,也未必聽得懂。這對夫婦既是這家澡堂的老闆,又是員工。現在,老闆娘在鍋爐房裡添柴,老闆則從門外抱著大捆的木柴進進出出。
外廳中,半空懸掛的電視,正播放著肥皂劇,靠牆的地方是一條長凳,凳子上鋪有裹著皮革的海綿墊。這個男生就坐在長凳上,雙手十指交叉地,等待著,眉頭微蹙,薄唇緊抿,不言不語,也不看電視。
男生的旁邊放著澡籃子,澡籃裡放著藍色的毛巾,和幾件簡單的洗化用品。男人們洗澡一般都是很簡單的,甚至連梳子都不用帶,洗完後隨便用毛巾擦一擦,甩幾下腦袋就OK了。
從這張略顯稚嫩的臉判斷,大概會是在校學生。臉部線條簡單清晰,如同刀刻一般,讓人印象深刻,特別是那沉寂剛毅的眼神,和他的年齡不很相符!
深藍色的羽絨服下,是一件單薄的棉布格子襯衣,腿上是一條洗的有些發白的牛仔褲。此時,正是寒冬世界,門外正是冰天雪地,所有人都穿得很厚。相比之下,男生的穿著略顯單薄,但卻沒有絲毫嫌冷的感覺。
在這個不大不小的城市中,有5所大中專院校,而距離這個都市村莊不遠,就有一所大學。有不喜歡住宿舍的學生,會在附近消費較低的都市村莊租房子住。
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卻依然不見有人出來,男生終於忍不住起身,向從鍋爐房走出來的老闆問道,「老闆,還要等多長時間?」
標準的普通話,聲音磁性而清晰,讓人聽在耳中很舒服。
老闆向旁邊牆壁上的小黑板看了看,用濃重的方言回答,「快了……」然後,繼續去抱木柴。
在黑板上,記錄著浴室號和不同的時間點,只要過了一個小時,老闆就會去催顧客快洗。
男生有些不耐煩地抬頭,看了看牆壁上懸掛的時鐘,往常頂多等十多分鐘,而今天等的時間卻分外長!如果不是今天的點特別背,就是現在洗澡的都是女人,而且是很久都沒有洗過澡,還帶個小BABY的女人,要不還真難洗這麼長時間。
看著外邊即將黑去的天,男生忍無可忍地提起長凳上的澡籃,看樣子是打算離開。
剛抬起腳步,卻見一個浴室的門打開了,白色濃重的水汽從室中瀰散開來!在白色水霧中,一個大腹便便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沒走出來的時候,從先探出門的肚子看,還以為是個孕婦哩!出來以後才發現是個長著啤酒肚的禿頂男人。
男生收回邁向門口的腳步,心想:一個大老爺們洗這麼長時間,不是扯淡是什麼?終於等到老子來洗了!
如果這個禿頂男人再晚出來一會兒,男生恐怕就已經離開浴室,今天就白等了!
終於等到了浴室,男生迫不及待地衝上前,向從門外走進來抱著乾柴的老闆喊了一聲,「老闆,輪到我了!」
「好,等一下。」澡堂的老闆,抱著木柴進了鍋爐房,交給他女人繼續燒。看來是不把今天的客人都燙死是不罷休地!從男生進至洗浴中心到現在,那個老闆娘就在一直燒,老闆就一直抱柴火……
男生提著籃子袋子往裡邊走,內心感慨萬千,出了校門還真是不容易,連洗個澡都要排隊。在學校雖然人也不少,但只要買了票擠進去,隨便找個淋浴頭就能沖。管他人多與人少,至少不用瞎等!
男人們洗澡沒那麼多講究,不怕擠也不怕髒,反正都是大老爺們,怕啥!
一想起在學校裡,滿澡堂的男人洗的熱火朝天揮汗如雨的情景,男生就覺得心潮澎湃!那情景特經典,特震撼,不失為校園內一道奇異的景觀,只是無人觀覽,個個都是觀眾,也個個都是演員。行為藝術還沒有開放到如此天地!就算自己不介意,不收費,都不行。弄不好會被人罵為道德淪喪,耍流氓!
終於輪到自己,等到了浴室,男生顯得分外迫切。可不,等的時間比自己洗一個澡的時間都長,真是謀財害命!
於是,男生喊完話,幾大步就從外廳跨到了浴室門前,迫不及待地一把拉開,頓感一股熱浪迎面撲來。
緊接著,一個女人凹凸有致的身子呈現在裊裊煙霧中!
男生的手還抓在把手上,呆站在門外!
浴室中赤身裸體的女人發現有陌生男人闖入,在片刻的驚愕後,頓時爆發出一聲尖利的叫聲,雙手抱胸,蹲在了地上!
男生的腦子嗡地一聲響,誰想到這個浴室中還有另外一個人!因為匆忙竟然沒有留意到這是一個雙人間!男人出來後,裡邊的人竟然沒有及時地將門插上!
在女人的尖叫中,男生回過神來,緊忙說了聲,「對不起!」一推手將門關閉!
尚未轉身走開,猛然一隻肥手從旁邊抓過來,一把抓住了男生的領窩!
男生定睛一看,抓著自己的正是剛才從這個浴室走出去的禿頂男人!不由地又是一驚!
「操!敢欺負老子的女人,你小子不想活了!」禿頂男人面目猙獰地提著男生,大罵!
禿頂男人從浴室裡出來,剛溜躂到小廳中,從口袋裡摸出一顆煙,叼在嘴裡,就聽見女人的尖叫,這才發現浴室的門被人打開,頓時將煙一摔,向男生衝了過來。
男生見情況不對,趕緊擺手,「對不住,我剛才沒注意裡邊還有人。」
心裡暗自叫苦,今天不是一般的點背!別澡沒洗成,被人誤當耍流氓!
「你丫的臉上長的是屁眼啊!沒見這是雙人間,老子一個人來洗雙人間有毛病啊!」禿頂男人咄咄逼人地將男生抓在手裡,污言穢語不絕於口。
澡堂老闆見客人打了起來,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緊忙放下木柴,跑過來勸解,「兩位客人千萬別打架,有事咱們好商量!」
澡堂老闆一緊張,竟然將普通話蹦了出來,說得還挺溜!
「沒得商量!老子的女人都被看了,這口氣老子嚥不下!」禿頂男人憤恨道。
「你想怎麼樣?」這時候,男生鎮定下來,臉上的慌亂已經蕩然無存!眼神再次變得剛毅堅定!事已至此,只能想辦法解決了!這回真是栽大了,不管怎樣先擺平了再說吧!
「我想怎麼樣?很簡單,賠償我老婆的精神損失費!」禿頂男人冷笑,一臉的橫肉扭曲而猙獰。
這就要賠錢?剛才煙霧迷濛的,只是看到一個女人的輪廓,連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清!結果被女人突如其來的尖叫嚇得不輕,還不是自己故意要看的。但回頭一想,算了,問題總要解決的,算自己倒霉,誰讓自己剛才冒冒失失闖進去,裡邊的女人大概真嚇壞了!
「想要錢,先放手!你想要多少錢?」男生低頭看了看抓在自己領子上的肥手,露出嫌惡的神情。在打架上,自己還真沒吃過虧!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有道理可以拿出來好好講,但不要動粗!
禿頂男人見男生有所妥協,接受賠錢的條件,臉上露出奸詐的笑意,看來是個怕事的主,那就好辦!於是,鬆開抓著男生衣領的手,撐開五指,在男生面前晃了晃。
男生見禿頂男人開出的價錢,頓時吁了口氣,不就是五十快錢嘛!順手從褲兜裡掏出五十快錢,遞了過去,「這回行了吧!」
禿頂男人臉色一僵,但見有錢送到近前,二話不說劈手將錢奪過去,嘴裡爆出更多的污言穢語,「操!你小子當老子的老婆是雞啊!五十快錢!你丫的沒玩過女人,不知道市場價啊!最少五百!拿不出來,咱們就去打官司!我告你強姦!」
男生愕然,就看了一眼,連個毛也沒看到就要五百,這簡直就是獅子大張口!再說自己也不是故意的,肯賠錢道歉就已經不錯了!還市場價?老子還第一次見男人為自己的老婆要精神損失費,按雞的市場價。天下之大,還真是無奇不有!不是訛詐是什麼?
「五百?」男生明白過來,神色變得更加鎮定,一聲冷笑,「這件事的責任也不全在我,剛才我推門的時候,浴室的門根本沒有鎖!我怎麼知道裡邊有女人?」

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2:33

第二章 該出手時就出手
「跟老子玩擰,是不是?老子來雙人間洗澡,不帶女人難道帶個爺們兒?老子帶你,你幹不幹,老子整死你!」禿頂男人說著話,又來抓男生的領子。
卻見男生身手麻利地,後退一步,躲開禿頂男人的肥手。神色冷靜地看著禿頂男人,眼神中毫無懼色,「這五十快錢你愛不要,不要拉到!如果要找人評理,隨便!還有你嘴裡再不乾淨,別怪我不跟你客氣!」
男生這回看明白了,這個人是故意找事,不是幾十快錢能夠打發的。但五百快錢對自己來說實在太多了。
「找人評理,老子沒這個時間,你小子不快點拿五百快錢出來,今天就別想豎著出去!老子沒向你要五千,就已經夠便宜你了,就你這胎毛沒掉的B樣,還想把老子怎麼著?!」看著眼前的刺頭男生,禿頭更加肆無忌憚。
男生見對方髒話連篇,面目可憎的樣子,終於失去了耐心,頓時握緊了右手,一個兜手,一記勾拳砸在禿頂男人的下巴上,「你TM把嘴巴放乾淨一點!」
禿頂男人未料到眼前看起來弱不經風的男生會突然出手,而且拳頭相當狠,力道也很大!一拳過後,禿頂男人腳下不穩,肥胖的身體失去了平衡,頓時打了趔趄,撞在了牆壁上。
再轉過臉來的時候,下巴上多了一記紅紫,血從嘴角流了出來。禿頂男人捂著肥碩的下巴,用難以置信地眼神看著男生,神情有些發怵,聲音雖大,卻抖抖索索地,「你TM打人!」
澡堂老闆見打了起來,趕緊上前將憤怒的男生拉住,「你們別打架,我這裡還要做生意。」
禿頂男人正要往前衝,燒火的老闆娘跑了過來,將中年男人拉住,「這位老闆消消火,和氣生財!我看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讓他隨便賠點錢就算了吧!」
「TMD敢打老子!」禿頂男人雖然吼得聲音挺大,卻不敢使勁往前衝。
男生一看這情景,心想,老子打的就是你!別以為老子好說話就好欺負!
男生雙手插在褲兜裡,眼神冷冷地看著禿頂男人,打架對老子來說那就是家常便飯!只不過上大學的這幾年改打球了,但想把老子當軟柿子,門都沒有!
「是啊!我看這孩子也是個窮學生,隨便給點錢就算了,要是真鬧出事來就麻煩了。」老闆也幫忙勸解道。
男生心想,我還真是個窮學生,除了腦子裡那點文化理論,還真啥都沒有!就因為是個窮學生,所以連女朋友都留不住!正因為是個窮學生,所以才會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負!插在褲兜裡的手,不由地又握了起來。
「隨便給點錢?你沒見他小子看老子的女人不說,還打人!」禿頂男人叫囂著。
眼見陷入了僵局,旁邊浴室的門打開了,一個年輕的女孩走了出來,穿著粉紅色的毛呢大衣,圍著毛茸茸的白色圍巾,二十一二歲的樣子,一張秀氣的瓜子臉,被水蒸氣熏染,透著誘人的粉紅,披肩的直髮濕漉漉地搭在肩頭,完全就是新出浴的美人!形象氣質和禿頂男人完全不搭襯!
男生愕然,眼前這位美女真是這個禿頂的老婆嗎?還起來比自己還小!而那個腆著大肚子面目可憎的禿頂男人,幾乎能給女孩當家長!
女孩從男生的面前走過,臉上的紅暈更加深了幾分,跟熟透的蘋果似的!女孩徑直走到禿頂男人的跟前,拉過男人的胳膊,低眉順眼道,「大哥,算了吧,我們走吧!」
大哥?!男生又是一愣!這算什麼兩口子,這女孩叫中年男人大哥!
而澡堂的老闆和老闆娘卻很坦然的樣子,似乎早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這個村子裡,多的是髮廊,而眼前這個貌似清純的女孩,說不定就是洗髮妹咧!
禿頂男人見戲演不下去了,而且明顯感覺眼前的小子不好招惹,索性就破下膽,罵罵咧咧道,「今天便宜你了,下次別讓老子再碰到你!」
聽到男生插在褲兜中的拳頭響了一下,禿頂男人頓時一個哆嗦,不敢再多廢話,被女孩拉著走了出去!
見禿頂男人和女孩都走了,澡堂老闆舒了口氣道,「小伙子,算你今天走運,那女人沒計較,不要我這澡堂也跟著遭殃了。」
男生回過神來,事情雖然擺平了,但想到和禿頭男生一同離開的美女,心裡就感覺不舒服!
看到男生發呆的樣子,老闆娘呵呵地笑,「這村子裡的那樣的女人多得去了,對面就有一個洗頭房。既然人已經走了,你還是趕緊進去洗吧!呆會兒有人來,房間可是留不住!」
透著玻璃門看過去,對面果然是一個貼著洗頭按摩,拉著簾子燈光曖mei的髮廊!難道那個女孩真如老闆娘所說?不過看起來還真不像!
人不可貌相,這社會上什麼人都有,想那麼多有個鳥用?
眼見天已經黑了下來,男生點頭,從褲兜裡摸出僅剩的五元錢,隨手遞給老闆娘。
老闆娘一愣,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小伙子,這個是雙人間,洗的話得十塊錢!五塊錢只能洗單人間,要不你再等等?」
被人訛詐就已經夠倒霉了,還要繼續等下去?!還有完沒完了?而且一想到是那一對男女用過的浴室,心裡更加覺得彆扭!
男生二話不說,將錢握成一團塞進口袋,拎起旁邊長凳上的衣物和籃子,邁開步子往外走。
走到門口,剛要伸手拉開棉布簾子,卻見簾子在外邊被人拉開,另外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這個男人三十歲左右的樣子,從男生面前走過的時候,兩人身高差不多,但體形明顯比男生健壯!
外邊零下十幾度,卻只穿著羊毛衫和風衣,如果不是特別受凍,就是不經常在外邊走動!而且這個男人的名貴的衣著和氣度和這個村落大是不符!
男人彈著頭髮上的雪,一邊往裡走,一邊詢問,「老闆,還有房間嗎?能不能洗?」
浴室老闆見有顧客進來,緊忙笑臉相迎,「正好有一個,不過是個雙人間。」說著話,指著即將拉門出去的男生道,「這個小伙子已經等了一大場,要不你們湊和著洗?」
男人扭頭,看了看一旁的滿臉不耐煩的男生,呵呵一笑,「成啊!一個人用兩個淋浴還真浪費!兄弟,你洗不洗?」
男生從門口收住腳,透過玻璃,看了看暮色四合的天色,心想,老子等了老半天沒洗上,還搭進去五十塊錢,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憑什麼不洗!
男生思索著,從門口退回來,將口袋中揉成一團的五塊錢遞過去,「洗!」咬牙切齒地!
老闆眉開眼笑,「這回兩位都不用等了,你們去洗吧!」
男人來到打開的浴室門前,往裡邊看了看,眉頭皺了起來,「能不能用水沖洗一下?」又看了看地板上四隻橫七豎八的拖鞋,「拖鞋能不能換雙乾淨的?」
老闆嘿嘿地笑,「咱這浴室每天都要清理和消毒,週末人多,難免亂一點,打開開關洗一會兒不就乾淨了,拖鞋沒多餘的了,實在不好意思!」
這個老闆還真會省事!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洗,每天清理一次,還算乾淨嗎?
男人搖了搖頭,「那算了吧!」然後,進了浴室,將手裡提著的裝得滿滿噹噹的澡籃放在一旁的破舊的木櫃上!
男生隨後進入,隨手關了浴室的門,雖然是兩人間,但也不過三四平方大小,兩個人洗也夠擠的,但出門在外沒啥可挑剔的,湊合吧!
除了兩個淋浴頭,一個散發著霉味的木櫃,再無他物!
男人打量著狹小的浴室,看來衣服只能掛在門後的衣帽鉤上了。估計洗完澡,衣服只能直接拿出乾洗了!既然來了,就這麼著吧!
男生將空蕩蕩的澡籃放下後,就開始脫外邊的羽絨服!面的浴室簡陋不看的環境,倒是很坦然!畢竟以後還要住在這個村子,總不能不洗澡吧!
現在各大院校都已經放假,學生們差不多都已經回家過年去了!而且學校已經封校,無奈之下男生只好在學校附近的村莊租房子住!否則他才不會放著交了住宿費有暖氣的宿舍不住,出來花錢租房子住。
在學校住的四人間,三個兄弟因為談戀愛,早就搬出去住了,所以平時宿舍也就自己一個人!跟單人間沒啥區別!而且在學校洗澡才一塊錢,而在外邊卻要五塊!
如今封校,就沒得選擇了!過年後,大四下半學期大部分專業都將停課,讓學生出去實習找工作,只需要在六月份做好畢業論文,回校答辯!
答辯通過後,拍完畢業照,領了畢業證學位證,辦理好離校手續後,便是各自打理物品,天南海北,各奔東西!既然下半年以找工作為主,住在學校反而不方便,作息時間受限制,索性趕在過年前搬出來!為了省錢,男生就選擇了外環路上的這個都市村莊!
自己圖便宜租的單間,連暖氣都沒有,如果在租的房子裡洗澡,肯定得凍死!但以後離開學校,總得適應這樣的生活,而且自己本身就是從農村走出來的,雖然在大城市上了幾年學,但還是挺能吃苦,挺能將就的。雖然外表看不出農村的氣息了,但骨子裡的那股韌勁卻不是那些大城市的學生能有的!

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3:22

第三章 窒息
 男人看男生已經開始脫衣服了,不由問道,「你是學生吧!」
「嗯!」男生點了點頭。
「怎麼跑這裡來洗澡?學校的條件可不比這裡差。」男人脫下風衣掛在衣帽鉤上。
「我就住在這個村子!」男生不願意過多解釋,解開襯衣的扣子,裸露出來的胸膛看起來還蠻發達,緊致結實的小腹上,沒有一塊多餘的贅肉。襯衣脫下後,標準倒三角狀的勻稱身材一覽無餘!
男人呵呵一笑,開玩笑道,「在大學裡談戀愛,出來住確實比較方便!」
男生不置是否,脫完上衣看地上的拖鞋,一雙男鞋一雙女鞋,看來雙人間專門是為情侶打造的,連拖鞋都是一男一女。
男人也注意到了地上的拖鞋,「這裡的鞋子還不不穿為好,免得沾染上腳氣就不划算了!」
男生抬眼看男人,「你看起來挺講究的,怎麼跑這種地方來洗?」
「沒辦法,家裡衛生間的下水管堵了,出來隨便洗洗!」男人說著話,上身的衣服也完全脫了下來。
暴露在外邊結實飽滿的肌肉,讓男生略略吃驚,從男人文雅的氣度看,確實不像是經常鍛煉的人!
兩個人三下五去二脫guang後,各自打開開關,不帶花灑的淋浴頭直接噴出兩道水柱!
男人看了看洗的挺坦然地男生,呵呵一笑,「剛才少俠身手不錯!」
男生見被人稱少俠,不由一愣,隨後自嘲道,「我叫少龍,不叫少俠!閣下是不是武俠看多了,這個世界不需要咱來行走江湖,除暴安良!」
「看不出你還挺逗!」男人頓時覺得這個孩子有趣,竟然真給接下來了!心想,不是武俠看多了,那是寫多了,在現實中遭遇武俠中的場景,真是新鮮!今天偏偏給趕上了!
男人以為這孩子在開玩笑,其實這男生真叫少龍!
接下來,話語無多,兩人各自開始沖洗。
剛沖濕了頭髮,就聽到隔壁傳來奇怪的聲音。
不明物體的撞擊聲,男人的喘息聲,還有女人嬌喘呻吟的聲音。
浴室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和詭秘。
少龍撕開一袋洗髮水,擠在手上,丟棄的時候,卻發現旁邊的廢品籃裡丟棄著一隻粉紅色打結的安全套,不由地想起剛從這個浴室走出去的那對男女。想起女孩美麗的面容和水汽籠罩下的曼妙身姿,身體不由地開始悸動和燥熱。相對的便是某個部位,開始呈現抬頭的趨勢。
少龍緊忙將洗髮水揉在頭髮上,胡亂地揉了幾下,就開始沖洗,想靠轉移注意力來杜絕尷尬,接過溫熱的水沖洗在身上,抬頭的趨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忍不住,罵了聲,「靠!」
而隔壁的聲勢更加兇猛,甚至連塑鋼的隔板都被撞擊得咚咚作響!
所有的浴室都連在一起,因為沒有通風排氣的設備,就在天花板上挖了一個五公分見方的方孔,這樣以來隔壁有什麼動靜都聽得清清楚楚,除了看不見,跟在同一個浴室沒啥區別!
男人倒是很坦然的樣子,看到少龍窘迫的樣子,反而覺得很有趣!二十多歲,正是男人性慾旺盛的時候,哪能受得了這份刺激?只是奇怪的是,這孩子怎麼不帶女朋友來,這樣問題不就解決了?
過了許久,隔壁的動靜才漸漸停歇下來。
隨著浴室中的溫度升高,水蒸氣越來越濃重,少龍的眉頭皺了起來,感覺胸口如同被塞了棉花,讓人喘不過氣來,不由抬頭看向天花板上排氣的方孔,臉色有些蒼白。
本想趕緊清洗完畢,從浴室出去。但看一旁的男人正洗的仔細,自己剛才又很窘迫,對方很可能已經看到,愈加覺得不好開口,就強撐著,慢條斯理地繼續清洗!如果傻站在一旁,就會顯得很彆扭!
隔壁傳來門打開的聲音,看來那一對男女已經離開了。
男人看向少龍,「你的身手跟誰學的,看起來有兩下子!」
接過卻不見對方回答,發現對方的臉色煞白煞白的,眼睛半閉著,手抓在水管上。
「兄弟,你沒事吧!」男人剛伸手推了對方一下,卻然覺對方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向自己傾倒過來。
男人一愣,發現對方眉頭緊鎖,眼睛緊閉,似乎呼吸困難,條件反射地意識到是窒息,就緊忙伸出手臂將少龍撐住。
少龍感覺自己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地面癱倒下去,似乎有什麼東西支撐著自己,但也無濟於事,想盡量的保持一點清醒,卻發現完全沒有可能!四肢稀軟,心臟和小腹陣陣作痛,眼前發黑,強烈的嘔吐感……
發現情況不妙,男人趕緊關閉了兩個淋浴頭,而依靠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意識越來越模糊!
少龍感覺自己被放在地面上,身體靠在一個堅實的胸膛上,人中被掐得生痛。
疼痛的感覺將少龍從迷失的狀態喚醒,漸漸地張開了眼睛,眼睛裡如同大霧瀰漫一般,看不到焦點。
「堅持一下!」見少龍醒過來了,男人稍稍放鬆,讓少龍靠在牆壁上,道,「我去取冷水,你先不要亂動!」
少龍對自己的身體情況很清楚,從小到大,他都不喜歡在密封過嚴的澡堂洗熱水澡,否則就會氣短胸悶難受,只要休息一下,透透空氣就會好起來。
看男人起身穿衣服,似乎要出去取水,就緊忙擺了擺手,「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沒事?」男人回頭看向少年。
少龍雖然還是感覺不舒服,但不想麻煩別人,就強撐著從地板爬起來,身體依然有些搖晃,本打算取了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穿好衣服出去,結果腳下一滑,又險些跌倒。
男人跨步上前扶住少龍,「能行嗎?不要硬撐!」
「能不能把門打開……」少龍感覺再次的狀況似乎比較嚴重,以前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
「好,你別動,先隨便穿件衣服!」男人說著話,走到門後去取了少龍的襯衫和牛仔褲,扔給少年,然後自己穿好襯衣和休閒褲,將門稍稍打開,滾滾的熱氣從狹小的浴室中奔湧而出!
冷空氣衝進來,少龍稍稍清醒過來,喘了幾口氣,胸悶頭暈的感覺有所減退。
兩個人穿好衣服,男人扶著少龍從浴室中走出來,浴室的老闆見狀大驚,「這位小兄弟怎麼了?」
「可能有些低血糖,水溫過高,空氣稀薄,引起窒息,應該問題不大!」男人解釋道,扶少龍在小廳的長凳上坐下。
在長凳上原本坐著一男一女,似乎是在等浴室,見有人被扶出來,就趕緊起身讓開。
老闆趕緊接了一杯純淨水送過來,「喝杯水吧!透透空氣會好些!」那想到剛才生龍活虎打架的少年會出現這種狀況!
少龍發現自己成為被人關注的目標,就掙扎著從長凳上起來,「謝謝,我沒事!」發現又有人從外邊走進來,緊忙起身,向外走去。
「東西,東西忘了……」老闆見男生的澡籃落在長凳上,緊忙喊了一聲,而人已經出去了。
「我來吧!」男人提了自己澡籃,還有少龍的,幾大步跨到門口,拉開玻璃推拉門,掀開棉布簾子,追出去。
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天還在下著雪,少龍有些單薄的身體迎著風雪步履蹣跚地前行,腳下陣陣打滑!
冰涼的空氣讓少龍清醒了許多,但眩暈的感覺還沒有消失,今天這澡洗得真叫一倒霉!如果倒在路上,可就麻煩大了!如此想著,腳下不敢停歇!
男人追上近前,「兄弟,等一等,你的澡籃!」
少龍聽到呼喊,挺下腳步,低頭看了看空蕩蕩的兩隻手,才意識到剛才只顧著逃避人們怪異的目光,從浴室狼狽不堪地逃出來,竟然忘了提澡籃。
男人走到少龍的近前,發現少龍的嘴唇還有些發白,澡籃雖然遞了過去,但還是忍不住,不放心地問了一句,「你沒事吧!住什麼地方,用不用送你回去?」
少龍從男人手中接過籃子,「不用了,住的不遠,就快到了!」
男人看了看少龍敞開著的羽絨服,裡邊棉布格子襯衣的扣子連著扣過好幾顆,不由地搖了搖頭。
原本打算歸還了澡籃就離開,但看到少龍倔強的神色,反而讓他心頭一軟,伸手扶過少龍,態度堅決道,「別逞強了,如果你摔倒在半路,還是要麻煩別人的!我有一個弟弟,和你一樣的年齡……」男人頓了一下,情緒有所波動,但神色很快恢復過來,「出門在外,難免需要別人的幫助!逞強的話,反而會讓你的家人擔心!」
少龍本來打算拒絕,但聽難道說道他有一個弟弟,和自己一樣的年齡,不由的一愣。
男人打量著前邊的路,「是往前走嗎?」
少龍沒有再堅持,點了點頭,「嗯,到頭,向左拐個彎就到了!」
男人攙扶著少龍向前走,這個魁梧高大的男人讓少龍想到自己的哥哥,將上學的機會讓給自己在家務農的哥哥,因為貧困,將近三十歲的人了,連媳婦都沒有娶上!

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3:59

第四章 一笑泯恩仇
 「剛才不舒服,怎麼不早說?」男人見少龍沉默不語,就扭頭問道。
「只是突然間不舒服……」少龍不願意多做解釋,心想,如果不是你洗的太慢,我至於把自己悶暈在浴室嗎?但一想,自己現在還在受人恩惠,還是一笑泯恩仇吧!再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肌肉鍛煉得還不錯,沒想到身體這麼弱。以後還是多注意一點。」
「嗯……」
原本這條街道就不長,就不遠說話間就已經到了盡頭。
少龍指了指左邊的第一家公寓樓道,「到了!就在那裡!」
這個地方原本是農村,因為城市的擴建,正處在外環的位置,村民們就將獨家小院重建成了出租用的公寓樓,專門向外出租,在家做土地主!
男人抬頭看了看,這座公寓共有六層,周圍的公寓樓也差不錯同樣的高度。
既然已經到了樓下,將人拒之門外似乎不妥,出於禮節,少龍指了指其中一個窗子道,「我住五樓,就在那個位置,要不樓上歇會吧!」
男人呵呵一笑,「行啊!雖然每天打量著這個村莊,但我還是第一次進來,不知道裡邊的格局是什麼樣子!」
兩個人向左一拐,來到公寓樓的防盜門前。少龍從口袋裡摸出一串鑰匙,將藍色橢圓形的電子鑰匙,在插鑰匙的地方貼了一下,門發出嘀的一聲響,用手用力一推門就開了。
這個都市村莊,幾乎每家每戶都安裝著這種電子感應的防盜門,一則方便,二則安全!
進了大門,少龍用腳跺了一下,聲控的燈泡就亮了,發出昏黃的光芒。在右邊的位置是通往樓上的水泥樓梯,兩個人各自提著東西往上爬到了五樓。
每一個樓層分為六個房間,有的是帶廚房和衛生間的標準間,有的是一室一廳。
來到五樓,少龍指著正對這樓梯口的房間,「就是這裡!」然後,來到防盜門前,用鑰匙打開房門,用手摁開一側牆壁上的日光燈開關,向一旁的男人道,「進來坐吧!」
男人進至房間,留意了一下門上紅色的房間號,為506。
這是一間標間,整體二十平左右。又被隔開,劃分為廚房和衛生間,臥室大概有十五平,左邊的位置是一扇玻璃窗,拉著簡陋的窗簾,前方是兩扇關閉的木門,左邊是廚房,右邊是衛生間。
臥室中,除了一張單人床,一張二手電腦桌,一台二手台式電腦,和一個布衣櫃,再無他物!
因為沒有椅子,電腦桌就靠床放著,這樣用電腦的時候,可以直接坐在床上。
沒有鞋架,鞋子放在門後靠牆的位置,乳白色的地板上還算乾淨,但散落著報紙和雜誌,電腦桌上除了一台破舊的電腦,堆放著書籍,還有一隻插著吸管的空奶盒,還有一隻買方便面贈送的麵碗,裡邊套著數層塑料袋,碗底還有一些殘湯剩面!
不大的床上,鋪著不算厚的褥子,褥子上鋪著棉布格子的床單。被子和衣服凌亂地攪在一起,還有一雙黑色的襪子躺在床前。
少龍看著凌亂的房間,搔了搔腦袋,將床上未折疊的被子捲了卷,「坐這裡吧!」然後,拉開窗簾,將窗子推開一點給房間通風,好將奇怪的味道放出去。
「連暖氣也沒有嗎?」雖然在房間中,但一點溫暖的感覺都沒有,依然天寒地凍。
少龍點頭,「有暖氣的房間太貴,反正我也不怕冷!給你倒杯水吧!」
男人坐在冰冷而生硬的床鋪上,看少龍打開廚房的門,取了一隻一次性塑料杯子出來,然後到牆角的位置,提了暖瓶倒水,結果卻一滴水也沒有倒出來。
少龍放棄了倒水,「沒水了,我去燒一些!」說著話進廚房去了。
看來這男孩的生活不是一般的艱苦啊!男人在內心慨歎。
卻聽男孩罵了一句,「靠,水管又凍了!」然後滿臉無奈地走了出來。
男人呵呵一笑,「我不渴,你坐下休息一下吧,看你臉色不太好!」
「早上才用熱水燙開,真沒轍了!」少龍氣餒道。
水管裡的水都能夠結冰,可以相見房間會有多冷!
男人指著電腦桌旁的一大箱方便麵,「你平時就吃這個嗎?」
少龍點頭,「嗯,吃泡麵省事!偶爾出去買碗熱乾麵!」
男人終於明白,麵碗中為什麼有那麼多袋子了,估計這孩子為了省事,直接在碗上套個袋子泡麵,下次用的時候,再套一個袋子,看碗中的袋子大概有四五層,每一層之間都夾雜些未吃乾淨的東西。
男人無奈地搖了搖頭,指著男孩扔在一旁的一次性塑料杯子道,「最好不要用這樣的杯子喝熱水,還有在食品袋中泡麵,這樣對身體不好!」
「習慣了。」少龍開始整理房間,將麵碗中的袋子和空奶盒一同扔進電腦桌旁掛著的塑料袋中,「不就是怕有三聚氰胺嗎?這有什麼,當時說奶中有三聚氰胺的時候,我們宿舍還專門買奶喝!鮮奶和酸奶比純淨水還要便宜,還不多喝點?再說,三聚氰胺對嬰兒的身體有害,我們都是成年人,怕什麼!」
看著少龍坦然自若的神情,男人不由苦笑,這些孩子還真能將就!
「一個人還無所謂,你女朋友也跟著你這麼過嗎?」
少龍聳了聳肩,「那是半年前的事,現在就我自己,一個人吃飽一家人不餓!」
男人這才留意到,房間中確實沒有女孩的用品。
清理完垃圾,少龍開始整理床上的雜誌和報紙。堆放在電腦桌一覺的學生證吸引了男人的目光,不由拿在手裡,看著軍綠色的封皮道,「你是XX大學的學生?」
少龍點頭,「嗯!」
打開學生證,男人頓時一愣,姓名欄中西門少龍四個字赫然入目!
「你真叫少龍?」男人感到難以置信。
「而且還姓西門,你該不會問我爸是不是西門慶,我媽是不是潘金蓮吧!」少龍嘲弄地笑。
其實,少龍很介意自己的複式姓氏,他沒少為這個姓氏糾結過。也沒少有人拿這個姓氏,來恥笑他!從小到大,常常被人追問,你爹是不是西門慶,你娘親是不是潘金蓮?但是名字能改,姓氏怎麼能改哩!
因為這個,西門少龍沒少打架,可以說從小驍勇善戰,戰功赫赫。但每次打完別人,就被會滿手老繭的父親抓回家,拿棒槌痛打一頓。童年和少年時代的記憶可以說是刻骨銘心,那一場場一次次的戰鬥皆因為一個名字引發的血案!
「我沒有那麼無聊!」男人呵呵地笑,「這名字很有大俠的風範!你父親相當有遠見啊!大概是希望你能夠出人頭地成為人中龍鳳!」
「我爸是農村人,斗大的字不認識一個,有沒有遠見說不上。我姐叫鳳,我哥叫大龍,我就叫小龍!所以,我原本的名字叫西門小龍,辦身份證的時候,我自己給叫了一撇,就改成了西門少龍!」
「這樣一改,確實響亮多了!」男人這才知道這個男孩來自農村,難怪身上有一種堅韌樸實的味道。
農村的孩子起這樣一個有點文化底蘊的名字不容易!西門小龍這個名字少龍從小用到了初中。因為上了學,有了點知識學問,覺得叫小龍太直白、太普通,就在「小」字的下邊加了一撇,就改成了「少」。這樣名字就正統和響亮得多了。再加上那麼罕見的複姓,這個名字就天生據帶著大俠的風範,讓人肅然起敬凌然不敢侵犯。要不現在咱們的男主還在叫西門小龍……多麼地蒼白無力,名不見經傳。
每次別人問起西門少龍的名字,他一如實相告,對方就會來一句,「真的假的啊?不是玩我的吧!」
身體髮膚受之與父母,名字也一樣,咱們誰都無權改動,所以,小龍未敢對自己的名字進行大的改動,只是加了小小的一撇而已!
談到自己的家人,一想起自己的姐姐和哥哥,少龍心裡就覺得難受!
在少龍上初中那年,為了湊足學費讓兩個弟弟上學,姐姐西門小鳳依然嫁給了鄰村的一個麻子,僅為那幾千快錢的彩禮!姐姐僅比小龍大六歲,因為過早的結婚,承擔起家庭的負擔,才剛剛三十歲,就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完全是農村婦女的樣子了!
大龍比少龍大三歲,少龍中考的時候,正是哥哥高考的時候,為了讓少龍上學,哥哥主動放棄了高考,放棄了學業,留在了農村!所以,少龍愈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上學機會!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每門功課都是優秀,大學四年,年年打鬥拿獎學金!寒暑假很少回家,一般都會留在學校打工!以減輕家庭的負擔。
眼見又快到寒假了,少龍心情頓時變得沉重起來。
看少龍突然沉默不語,男人不禁道,「怎麼了,還是不舒服嗎?」
少龍搖頭,「沒事,就是為畢業的事情發愁!」

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4:45

第五章 不倫之戀
 男人低頭看了看學生證,「你今年大四了?計算機專業?」
「嗯!還有半年就畢業了,不過現在大學生就業並不容易。如果不能在這個城市找到工作,就只能離開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有半年的時間,希望總會有的!」男人合上學生證放在原來的位置。
「說的也是!你家就是這裡的吧!」少龍不禁問道,這個男人看起來溫和從容,且有一種時尚卻儒雅的氣度!看不出會是做什麼工作,但一定不會很辛苦!
「我父母的家的上海,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男人說著話,將手指向窗外,「我就住在對面的湖心別苑,距離這裡不遠!」
少龍一愣,難怪這個男人看起來和這裡的村民不一樣,原來住在高檔社區豪宅名苑。雖然湖心別苑與這個村落只是一牆之隔,卻有著天壤之別!
少龍經常站在窗前,眼睛穿過眼前這一片雜亂無章的村落,遙遙觀望村子四周高樓林立氣勢磅礡高樓大廈和高檔社區!
在城市中,貧窮和富有形成鮮明的對比,兩種不同的景觀交相呼應。這兩個男人雖然曾經擠在一同間破舊的小浴室中洗澡,但居住的環境卻全然不同。如果不是衛生間的下水管堵塞,這個男人怎麼會跑到這裡來洗澡?
男人說著話,從旁邊的電腦桌上拿出紙和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和聯繫方式,向發呆的西門少龍道,「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找我!我也是一個人,在這個城市,並沒有其他認識的人!」
男人放下筆,西門少龍尚沒有回過神來,男人拍了拍少龍的肩頭,「我該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好,我來送你!樓下的大門需要用電子鑰匙才能開!」西門少龍剛抓起鑰匙放進口袋,日光燈光管閃了一下,突然間滅了,兩個人陷入了黑暗。
男人一愣,「燈管閃了嗎?」
西門少龍看著窗外同樣一片漆黑的村落,「停電了……」
「停電?」在男人的意識裡幾乎沒有停電的概念,難道現在電力還會供應不足嗎?自己居住的小區可從來不會停電。
「村裡的電壓器太破,天氣冷,用電量一大,就容易斷電!」西門少龍無奈道。
村裡的水是用電抽出來的地下水,一停電肯定要斷水,就算不斷水,水管凍實了,也照樣沒水可用。
「真不成,還是換個地方住吧!雖然年輕,但身體還是要注意的!」男人其實很少與人打交道,但看到眼前這個如此艱苦的男孩,還是忍不住多交代了幾句。
少龍摸索著從床頭取了電源,打開開關,「我送你下去吧!」對男人的話不至可否,自從離開家,他從來都是自力更生,已經習慣了艱苦奮鬥的生活。
「好吧!」面對這個倔強的男孩,男人覺得自己似乎管得有點多了,就沒有再說下去。
離開房間,外邊一片漆黑,男人從大衣口袋中取出手機照亮,少龍手中的電源也只是散發著微弱的光,還沒有手機屏發出的亮度大。
藉著電源和手機,兩個人摸索著來到樓下,大門打開後,兩個人從門裡走出去,因為地面上有白雪映照,反而並不想公寓中那麼黑。
一股凜冽的寒風順著小巷刮過來,男人不禁裹進了身上的大衣,「你快上去吧!外邊冷!」說完這些話,男人不由地苦笑,那個寒冷的房間和外邊並好不了多少。
「嗯,好,再見!」少龍的手習慣性地插在口袋裡,看男人轉身從小巷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樓上,躺在黑暗中,少龍的眼前再次浮現在家中那個破舊的院落,快過年了,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姐姐都還好嗎?
已經三年沒有回家,和家人一起過年了,而今年,馬上面臨著畢業,更是沒有時間回去了。
既然停了電,無事可做,現在又很睏倦,索性睡覺好了,大概是真的累了,不多時,房中就響起了低微的鼾聲。
男人從村落中走出來,村外的外環路上亮著路燈,抬頭,可看到雪紛紛揚揚地飄落!
亦寒,你還好嗎?天國是不是會比人間溫暖?
男人的眼前浮現出一張年輕而倔強的臉,那是他的堂弟亦寒,也是他今生最愛的人,同時是他心中最深最痛的傷!
如果不曾長大,如果不曾相愛,如果自己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亦寒大概就不會受傷了吧!更不會從樓上跳下,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再次回到家,打開水晶吊燈和白色牆壁上簡約時尚的壁燈,看著寬敞明亮而舒適的客廳,感受著溫暖的氣息,竟然感覺像天堂一般!
來到書房,打開電腦,思緒卻還停留在窗外的飛雪上!
亦寒,最怕冷,但最喜歡的卻是冬季,和漫天飛舞的白雪!
亦寒比自己小六歲,出生在臘月,只是上海的冬天是無雪的!
亦寒的父親和母親,也就是自己的叔叔和嬸嬸出國後,就將年僅五歲的亦寒寄養在自己的家中。當年那個笨笨可愛的堂弟,經常是自己捉弄的對象,看到他哭鼻子的樣子,內心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
直到自己出國留學,再次回到家長,才驚奇地發現昔日那個愛哭鼻子的孩子已經長成了俊美的少年!
當年的自己24歲,亦寒18歲!
不可饒恕的,自己竟然愛上了自己的堂弟!原本自己就是一個不正常的男人。當時離開家,去澳洲留學,父母都非常不捨,以自己的優異的成績,在國內上任何一所大學都不難,但他亦然選擇了離開,以尋求更好的發展為由!
其實,在他的內心有一種恐懼,將近二十歲的自己竟然對異性沒有任何感覺,雖然追自己的女孩很多,但是卻不能引起自己絲毫的興趣,這讓他感到驚恐!
母親每次開玩笑問起來,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有喜歡的女孩,可以帶回家!男人的心中就會湧現出恐慌,他不敢把自己的狀況告訴父母,更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
他的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婚紗設計師,兩人都有著很好的氣度和修養,而且很恩愛!
這樣的家庭充滿溫馨快樂氣氛,即便是子女也很民主和自由!幾乎不會有任何負擔,儘管如此,但因為自己的不同,男人還是選擇了離開!
也許離開家,會好一些,可以遠離情感的憂煩和內心的困惑!
出國後,經歷了更多的事情,他才發現自己不是沒有感覺和yu望,而只是對異性提不起興趣!內心的結打開後,在澳洲留學的思念,男人如魚得水,生活得自由而順暢!
學業優秀,情感也不再有任何困擾,在那個國度,同性戀並不是禁忌的詞彙。在這裡他開始了自己的愛情生涯,他結交的第一個男孩是韓國人,有著無可挑剔的俊美臉龐和絕對誘惑的好身材!交往一周後,兩個人便走在了一起。
但兩個人的交往並不長久,只是三個月的時間,情感便走到了盡頭。男孩在酒吧工作,會和不同的人交往,夜生活非常混亂,男人無法忍受男孩的放蕩不羈,提出了分手,最終不歡而散。
第一次的情感經歷,對男人的生活並未產生太大的影響,隨後他才知道同性戀人之間的戀愛關係很不穩定,一個人同時可以有多個性伴侶,即便兩個人形成固定的戀愛關係,但也很難長久!
因此,對於愛情,男人不再有任何奢望,他逐漸將自己融入到這個性開放的國度,對於條件優越長相出眾的男人來說,找一個**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在澳洲的四年,雖然有過眾多的伴侶,但並未將任何人放在心上!
在大學期間,他除了順利地完成學業,還有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廣告公司,而且發展勢頭也不錯。原本以後自己會留在這裡,但卻沒有想到會因為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四年了,再次回到家,家中的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父母還是那麼年輕,寬容,家中還是那麼溫馨美好,唯獨不一樣的,是自己的堂弟亦寒!
這個快樂無憂而對未來充滿美好嚮往的男孩,輕易地打動了男人的心,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難以自拔!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不可饒恕地愛上了自己堂弟!
在別離後,重聚的時候,兩個人不再爭吵,亦寒對自己優秀的堂兄充滿了敬仰,兩人談論足球,網游,以及各自未來的發展!亦寒最大的夢想就是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去流浪,然後寫下所有自己所經歷過的生活和故事!
男人原本認為這是一個很幼稚的完全不切實際的想法,但是看到亦寒充滿嚮往眉飛色舞的神情,卻在不知不覺中被感動!
男人原本打算在家呆一個禮拜,結果一拖再拖,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而亦寒也開始準備離開男人的家,到美國讀書,回到自己父母的身邊!
在即將別離的時候,男人終於忍不住抱住了這個讓他心動的男孩,吻上了他驚慌錯亂的唇!當這一切無法逆轉的發生的時候,兩個人才明白過來做了多麼荒唐而不可饒恕的事情!
只是亦寒遠遠地比男人單純和脆弱,當這一切被雙方的父母知道的時候,當他被迫離開男人,去往一個陌生的國家的時候,他竟然選擇了用死亡來祭奠這屬於他的違背常倫的愛情!

segk 发表于 2013-1-9 21:06:01

第六章 俊才星馳
 從那以後,男人帶著傷痛的記憶離開了家,帶著男孩的夢想流浪在世界各地。當他最終麻木和疲憊的時候,他來到了這個算不上繁華的城市。
那一天,天空飄著雪,男人無可不免地想到了亦寒,想到亦寒的話語:哥哥,我最愛有雪的地方!我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雪!
上海的冬天很少下雪,幾乎落地就化,卻又冷的讓人空落落的……如果有雪,就會多一些靈動,那蒼白色的天和地大概也不會那麼寂寥了吧!
突然間,這個陌生的城市讓男人有了一種被感動的溫暖,和淡淡的歸屬感!於是,他在這個城市住了下來,不停地寫作,寫下所有的見聞和屬於他和亦寒的故事!慢慢地寫作成為了男人的事業!當他對現實生活感到厭倦的時候,便放棄了寫現實的故事,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自由職業者,開始在網上寫文,第一部作品便紅遍了網絡,創造了點擊和訂閱的奇跡,成為國內最大的某知名網站的第一線白金作家!
在外流浪的三年,他的閱歷和情感經歷,使他的文風犀利透徹且極具幻想和創造力,而他最喜歡和擅長的為玄幻和武俠。
從記憶中覺醒的時候,發現電腦的屏幕上是無數聚散旋轉的曲線,已經呈現屏保狀態。
習慣性地點起一顆煙,來麻痺傷痛的神經,直到空氣中完全被濃重的煙氣籠罩,直到桌角的煙盒漸漸地空去,男人卻發現自己一個字都寫不出來……而這時候,夜已經深了……
連著打了幾個噴嚏,只感覺鼻塞到難以呼吸,腦袋也開始劇烈的作痛!
隨便找了幾顆藥吃下後,躺在溫暖舒適的臥室中,想到都市村莊中那個簡陋很冷的小屋,那個孩子也會很冷吧!
只是在外邊凍了一個小時,竟然凍病了,因為藥中含有鎮定成分,不多時男人便沉睡過去。
第二天,西門少龍醒來的時候,發現天已經大亮,正是飢腸轆轆腹鳴如鼓!
昨天的晚飯根本就沒有吃,洗完澡後因為身體不適,沒有一點食慾,再加上停電斷水,煮飯也不方便,索性埋頭睡到了天亮!
看了看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不見亮,看來還沒有來電!腹中飢餓,就更加覺得寒冷!
少龍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洗漱完畢後,正打算離開房間,卻發現一個陌生的澡籃並排放在自己的澡籃旁邊!裡邊放滿了各種洗化用品,而且全是牌子貨!估計這一籃子東西得值上千塊錢呢!
足夠自己二三個月的生活費了,真是奢侈!
想到男人說他住在湖心北苑,看來有錢人的生活真是和窮人不一樣,連洗化用品都這麼奢侈!
昨天突然停電,黑燈瞎火中,竟然將澡籃忘在了這裡!
寫字檯的一角,用水筆壓著一張寫有男人聯繫方式的紙條!少龍不由地伸手,拿開水筆,看過去,看到姓名的時候,不由一愣:宇文駿馳!
是那個男人的名字嗎?自己原本是複姓,所以別人是複姓沒什麼好奇怪的!但是這個名字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要不就是聽說過……
姓名的右邊,並排寫著一串數字,應該是男人的手機號。姓名和手機號下是詳細住址。
不管怎樣,先將東西還回去吧!外邊雪停了,天氣灰濛濛的,看不出是什麼時間!房間裡沒有鬧鐘,自己又沒用手機,平時看時間都是看電腦上的時間,現在沒電,自然看不了!突然間沒了時間感,還真讓人鬱悶!
少龍拿了鑰匙,提了澡籃,出了房間,鎖好門後,逕直下來,來到樓下,尋找可以打電話的地方。
來到一家商店,用公用電話,按照紙條所寫的號碼撥過去後,卻發現對方關機!
西門少龍掛了電話,心想,操,還真是麻煩!總不能提著澡籃去吃飯吧!既然對方住在湖心別苑,反正距離這裡不遠,乾脆早過去吧!還好對方留有地址,要不偌大的湖心別苑還真不好找!
出了村莊,在外環路上走了一段距離,便來到了湖心別苑高大宏偉的門樓前,雖然多次經過這裡,但還從來沒有進去過。
這裡全是兩室兩廳,一百五十平以上的大戶型,綠化得非常到位,即便到了冬天還有臘梅花開放!
春夏秋三季便如同花園一般!特別是那一大片碧波蕩漾的湖水,更是讓人嚮往!
門樓下,一邊一個穿著整齊身材高大的保安把守!有私家車經過,電動門便會自動打開!保安訓練有素地向業主敬禮!
少龍提著澡籃走上前,剛來到門口就被保安攔下,將少龍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是住在這裡的嗎?」
「不是,我來找一個人!」
「不是?那可不行。要不你打電話,讓對方確認一下認識你,我們才能夠放行!」保安強硬道。
西門少龍心裡說不出的那個窩火,不就是找一個人,還需要這麼麻煩!我就是不住這裡,進去有怎麼了?難道高檔社區,沒錢人就不能進去嗎?
但和保安爭論應該沒什麼用!自己來只是為了找人歸還東西,而不是找事!
西門少龍強壓著火,將手中的紙條遞上前,指著上面的人名道,「我找這個人!他的手機關機了!」
保安看了一眼,頓時換做一張笑臉,「你找這位大神啊!怎麼不早說!我可是他的忠實粉絲,哈哈!」
大神?忠實粉絲?少龍不明白這個突然春光滿面的傢伙在說什麼。
「難道你認識他,和他很熟悉?」保安很熱心地問。
西門少龍搖頭。
保安有所失落道,「原來這樣,你找我們的這位業主有什麼事情嗎?或者我可以幫忙!」
「這是他的東西,我來還給他!」
保安看了看西門少龍手中提著的東西,不由一愣,「澡籃?」
「他昨天在那邊的村子洗澡,給落下了。」
「到村子裡洗澡?」保安很費解的樣子,隨後竟然呵呵一笑,「真不愧是大神,肯定是去體驗生活!那東西就放保安室吧,回頭我幫你送還!」
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在說什麼,但西門少龍懶得跟他廢話,就將澡籃遞了過去。
澡籃歸還後,西門少龍離開湖心別苑往回走,心裡愈加不能平靜。有的人連飯都吃不上,有人卻住在如此奢華的豪宅!
憤慨有什麼用?還是想想找工作的事情吧!還有二十多天就該過年了,越到年關工作就越不好找!在學校還可以靠家教和勤工儉學掙些錢,但到了寒假,就只能重新來找工作了,而且做家教也不是長久之計!
如此思索著,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村口。在村口處是一輛盛滿各類盜版光盤和盜版小說的電動車。西門少龍很少看閒書,而且學校就有圖書館,根本用不著出來租書看,換做平時他肯定不會留意這個書攤,但想到租住的房子裡沒有電,上網找工作投簡歷恐怕沒有可能,閒著無聊,索性找本書來看。
這麼一想,就向書攤走了過去,發現除了雜誌,就是厚比磚頭的網絡小說。平時在宿舍,宿舍裡的哥們經常租盜版書,或者到免費網站下載當下最熱的網絡小說看,真不知道這些網文有什麼可看的!
沒想到自己也會淪落到看網文打發時間的這一天,隨便租一本來看吧!西門少龍的目光遊走在碼得密密麻麻的大玄幻上,突然一個名字闖入西門少龍的眼簾:宇文駿馳!
現在他明白過來,為什麼對這個名字這麼熟悉了。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聽宿舍的哥們兒們提起這個人,說他是什麼網站的年薪幾百萬大神,文寫得如何的牛!連女生也對這個人非常崇拜,說這個寫手不僅排名網文十大高手之首,而且還是各大出版社爭相約稿的暢銷書作家!不僅文寫精彩,人也長得帥,不像有些大神,文寫得還不錯,但人長得太猥瑣!如今這種才貌雙全的男人已經不多了,堪稱極品鑽石王老五!
少龍不由地看向手中的紙條!
這個宇文駿馳,會是寫書的那個宇文駿馳嗎?
剛才湖心別苑的保安看到這張紙條,原本對自己不屑一顧的表情,頓時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說什麼大神,粉絲……估計是八九不離十!
那麼,宇文駿馳是這個人的筆名,還是真實姓名?罕見的複姓,再加上這麼一個寓意深刻的名字,還真是牛X,跟自己的名字有得一拼!
宇文駿馳,不管是姓氏,還有名字,都有一定的來歷和典故可以查詢。
宇文姓,起源於遼東,為南單于之後。東晉時,宇文氏進據中原,號稱宇文國,以宇文為姓,稱宇文氏。「宇文」二字為「天子」之意!夠卓爾不群,夠狂,夠霸氣!
而駿馳則出自成語「俊才星馳」,而俊才星馳說白了就是人很帥有才華的意思,用在宇文駿馳的身上還真是恰如其分。
關於「俊才星馳」的運用,在《滕王閣序》中可見。原文為:「物華天寶,龍光射鬥牛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
在校時,學那點文言文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要不這麼好一詞,還真發現不了期間的奧妙!

aiershi 发表于 2013-1-10 14:12:40

坐个沙发,不错,楼主快跟上,不要是个坑哦!

jet072 发表于 2013-1-10 14:26:35

挺吸引人看下去的。

烟水 发表于 2013-1-10 16:22:41

是很好看。

chen.chen 发表于 2013-1-10 20:17:15

挺好看的,怎么没有啦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男人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