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ks3 发表于 2012-12-14 19:14:17

《军校Gay情史》 BY 佚名 【待续】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13-1-4 20:02 编辑

月亮和太阳是同时存在的,月光与阳光也本该同生与共。可是,在明朗的月夜,我们只能看见凄美的月光,而看不见那明媚的阳光,正因为如此,夜晚总让人感到些神秘,给人们带来恐慌。我常希望,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让喜欢月亮的人在月光下感悟人生,让喜欢太阳的人在阳光下愉快的玩耍,这样,世人也许会生活的更和谐。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春天,我哇哇的降临到这个世上。妈妈常说,从我刚出生那刻起,她就体会到养个孩子真不容易。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能哭,接生我的医生说,从没见过那么吵的孩子,我的哭声能够从住院部传到门诊大楼,不熟悉的医生还以为我爸妈怎么虐待我了,但是看见我爸妈一直把我抱在手上,他们只能说这个孩子真少见,那么吵的。由于我的一个阿姨是医生,当时我在她所在的医院出生的,所以晚上阿姨也常来照顾我。爸爸说,一次阿姨在照顾完我后第二天去河边给我洗尿布,差点一头载进河里,头一天晚上几乎没合眼啊。我出生后一个月,爸爸妈妈要上班了,他们说晚上几乎没有睡够两个小时。外婆心疼妈妈,想让他们多睡会,把我抱到大马路上,说要和我拼命。最后外婆还是拼不过我,又把我抱回来了。所以长大了,街坊邻居见了我都说,这家伙小时候吵的,真叫人没见过。

那段日子对我的父母来说,是终生难忘的,好在我一天天长大了,也渐渐的开始了有象大人那样有规律的一日作息,他们晚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印象当中,我的童年似乎没有多少欢乐。因为父母的工作很忙,我常常被他们反锁在家里,陪伴我的只有小人书。常常看着窗外巴掌大的地方,一种非常孤独的感觉。曾问妈妈,为什么不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哥哥,哪怕天天打架我也认了。因为寂寞给我的感觉真的很难受。直到现在,我仍然害怕孤独,有朋友了,虽然他一直说不喜欢很腻歪,但是我总是要找到,因为怕孤独。可能我无法说明自己为什么,但是,每当孤独的时候,我就有种想找点事干的感觉,而这些事往往没什么好处。

等到会跑步了,我每天下午有一个小时放风的时间,一天中也只有这个时间是可以在户外活动的。可是,就这样一个小时,爸爸看着我必须先跑一千米,然后跳台阶,做俯卧撑,等到做完这些,获得自己玩耍的时间时,一个小时也差不多要到了。多么羡慕那些玩伴没有父母看的那么紧,多么羡慕那些玩伴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啊。

童年给我的记忆只有父亲那凶神恶煞,看着我做那些不愿意的事,还有那无休止的学习,否则等待我的就是顿毒打。至今,我的身上还有当时挨打留下的伤痕。记得上小学时,一次班主任向我父亲告状后,第二天,我身上的伤痕让班主任留下了眼泪,以后再也不和我家人说我的情况了。

现在父亲对我好了很多,但是我知道我心里永远不会原谅他,因为一个人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是他给我披上了噩梦般的阴影。我一直觉得自己今天成为同志,父亲“功不可没”。也问过很多圈里的人,有很多人也都是和父亲关系不好。我想,自己刚上小学时并不喜欢男生,相反,很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可是,现在却喜欢男生了。

四岁的时候,被爸爸妈妈送进了小学,那时我是全班个子最低的人,记得小学的时候,我经常站着听课,以至于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时说:“***,你怎么不站起来回答?”我则说:“老师,我一直站着呢。”这个条件也为我上课做小动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因为我只要坐下来,眼睛正好看着课桌抽屉,所以每每无聊了就撕纸玩,老爸一开家长会就发现我抽屉里的碎纸屑,所以回来就自然一顿毒打,唉,满清十大酷刑都不幸在我身上施加了啊。我的字写的也是全班比较差的,有时写的老师都不认识,比如说雷字吧,我就会写成雨田,就这样期末也能考双百,我现在都很佩服自己当时啊。




到了初中,我进入了父母的管辖范围,家离学校太近了,以至于天天都能看见我老师,副科老师见了我爸妈就告状,说我上课又没背出来。班主任都懒得告我状的了,因为上课不听课经常被留学。我们班每天都有人负责记上课不听课的同学的名字,我常常榜上有名。后来问我一个朋友,为什么当初他也记我名字,他居然说,没办法,就你家离学校最近,反正晚点回家也没什么,我晕死了,家离学校近看来也不是优点啊。

好在初中时主科成绩尚且过的去,校级竞赛、地区和省竞赛包括几个全国竞赛都有参加,也拿了一些奖。更离谱的是,到初二下学期我的全部成绩在全班排名二十多位,到了初三,由于副科不再上了,我的成绩居然跃居全班第一,比较神奇吧。:)就因为这,加上初三拿了两个省级竞赛奖和一个全国奖,初三我被评为省优秀三好学生,我才发现,原来成绩好什么都好了啊。

13岁时考入了我们县唯一的一所省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以为自己的脚已经迈进大学的校门了,自以为是,加上很讨厌班主任,他总喜欢补课,而且拖堂,中午本来十一点半下课,他非得十二点下课;晚上晚自习他总拖到学校熄灯,让人不得不讨厌他。你想啊,大家都放学了,你还在一个劲的讲课,那讲的谁还听的进去啊,心思早没了。所以我的成绩也再次一落千丈,出现了明显的偏科,物理常常不及格,可是化学、英语却能在历次竞赛中获奖,自己写的豆腐块也常常出现在校报上。

那时的我,一直觉得无所谓,心里期望着初三的奇迹再次出现,可是,事实却没有。高考中,我的成绩刚刚过一般本科线。梦想中希望的好学校与我无缘,本来可以上上海医科大学(好象后来合并到复旦大学了)的药剂专业,可是我对医生没兴趣,而且怕见血。所以最终选择上了一所军校的一个专科因为军校毕竟是分配工作的,而且,一直觉得那身绿军装很帅。军校也是帅哥云集的地方哦。:)

16岁,我穿上了绿色的军装,走进了在军队比较出名的一所学校。

刚开学报名时,爸爸妈妈带着我去学校报到。来到一个非常陌生的省,一个非常陌生的城市,火车上,我很难入睡,天微微发白,我就爬起来,看着窗外,可是窗外的景色却让我大失所望。光秃秃的田野,连点绿色都很难发现。在南方,8月的田野是绿色的海洋。我和妈妈说,回家别忘了给我寄点饼干,这个地方的粮食不知道够不够吃。

曾经梦想着在茫茫的草原,有几个绿色的帐篷,军校就是这样的。可是,到了学校才发现,和一般的大学没什么区别,只不过门口由保安变成了战士值勤而已。所以后来有很多朋友听说我是军校的,都打听军校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似乎里面充满了神秘,而且还想从我口中探听有什么军事秘密,我都觉得特别好玩,象我这样的学生要是都能知道一些军事机密,那些机密密级也太低了。

由于第一次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上学,怕路上出现问题,父母和我在报到的第一天上午就到了学校,原希望能把东西放下,报完名然后出去买点东西,再在学校附近转转。可是,没想到,刚在报到本上签下我的名字,队长就对我父母说:“孩子交给我们你们就放心吧。”然后就让我家人就走了。而我则去领被装,洗淑用品,然后准备吃饭了。于是,我开始了最苦的军训生活。

清晨,天蒙蒙亮,班长就把我们叫起来,因为我们即将开始一天中一个比较困难的环节——叠被子。很多人看见军人的被子叠的四四方方,觉得很好看,有的人还把自己叠的被子拍成照片放网上。第一次放假回家居然有一个阿姨让我给他们表演怎么叠被子,居然给的是他们家的空调被让我叠,真是郁闷。其实,大家不知道,军人的被子都是经历了水与板凳考验的。早上6点钟起床,而我们一般在5点半就起床了,起床第一件事,把被子从床上扔到地上,把被子折三折,叠被子第一点就是一定要把边给塞实了,否则叠好了边就不能直立起来,叠出来的被子不是象花卷就是象坦克。塞实了后,我们开始在上面用板凳压。因为刚发下来的被子里面的棉花是虚的,一定得压实了,这样才好叠。刚发下来的被子上有褶皱,怎么办呢?呵呵,告诉你们,先泼水,然后把水杯灌上热水,来回的在那褶皱上磨,起到了一个熨斗的作用。水越热,效果越好,以至于后来中午吃完饭打来的开水立刻被我们用来压被子了。有人问,那被子湿了怎么睡啊。呵呵,就这么睡啊,当兵嘛,这点苦算什么。不过军训结束后,我们统统把被子拿出去晒。别以为晒被子很简单,因为被子一晒里面原本压实的棉花又虚了,这样又不好叠了,所以我们一般都在放假的时候或周末偶尔去晒一下,晒好拿回来后马上压。后来上大二后晒被子就多了,因为被子基本上成型了,晒完了叠也方便很多。我谈第一个朋友是野战部队出来的,常常说我当学员怎么怎么舒服,他当兵的时候怎么怎么苦了,什么被子被老兵扔到厕所叠,我就说了,我的被子也被自己泼过水,唯一的区别在于我泼的水是干净的,他那比较恶心肮脏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军队的厕所还是很干净的,至少我们队的厕所就很干净,每天打扫三次,而且周末还用盐酸刷,地面瓷砖绝对的干净,因为我们拖厕所的拖布都是两块,从我们普通学员队想到野战部队,他们那厕所应该更干净吧。我小姨曾去过部队,说那的厕所比我们一般人家的房间还干净,因为不是用熏香就是用空气清新剂。所以走进厕所里面还有清香。





叠完被子然后一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出操、吃饭、训练、吃饭、睡觉、训练、吃饭、看新闻、唱歌、睡觉。军训期间不许给家人打电话和写信,因为怕我们和家里叫苦,队里工作不好开展。我们队有些人是比较牛的,以至我们队长、教导员常和我们说,有问题要按条令逐级上报,队里会尽力为我们解决。而我们有的同学有什么问题是直接先去总部了,然后由总部的告诉大学的,大学的告诉学院的,学院的要么直接和队里说,要不就和系里说,等到我们队干部这的时候,已经不需要他们有什么意见了,因为领导的意见已经基本明确了,而且基本上如我们学员所愿,而队里就郁闷了。其实象我们这些学员的问题多半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什么身体不舒服啊,什么外出啊,在军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原则问题,只是协调的问题,有的象身体不舒服,想去大的部队定点中心医院,而不去学校门诊部。就这点破事,还用和家人说。不过怎么说呢,有权嘛就有人喜欢卖弄。不过门诊部有时医生也确实不高明,有次我肚子那不舒服,那个医生给我检查了说,怀疑是阑尾炎,可怜我阑尾手术早做了,吓得我直接和队里说去中心医院了。

军训生活有苦也有乐,虽然我们一直生活的看似很苦,可是有着战友们在一起克服,互相安慰,互相帮助,从另一方面说,除了某些学员骨干做的让人不爽,其他的同学通过军训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所以别人说,看到毕业的时候就军校的不象男人,一帮大老爷们抱在一起有什么哭的。地方大学的很多人很难了解军校的学员在一起共同克服困难,共同战斗所结下的深厚友谊。而这些感情从军训就开始了。

军训在大家的倒计时和期盼中终于结束了,我们开始了大学生活。和地方大学差不多,就是上课,不同的是我们不能随便出校门,上课必须集体整队带去带回,自习课也是正课,我们只能在教室和图书馆呆,不能上网打游戏,至于聊QQ,管的不是很严,说是不许聊天,可是那么小的界面,领导想发现也比较困难。再就是周一到周六无特殊情况每天早上必须六点起床,然后出操训练,下午第7、8节课有时训练有时自由活动。

穿上军装,就想摸摸电视上才能看见的那些枪。可惜我们只玩了**式手枪和**半自动步枪(后来我们有的同学毕业分配分到野战部队的,还玩了火箭筒和手雷以及一些新式的枪,具体什么类的我不知道,看见图片蛮过瘾的,让我眼搀死了,我们只有在CS中体验了),刚开始训练没装子弹的时候,我们还把枪口对着同学互相逗着玩,可是被队长和教员严令禁止,怕万一有子弹在枪里,那容易出事故,这一枪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就连子弹都不让我们玩,说是底火很危险的,不用击针,有时就是子弹掉地上了,万一碰到那个石子击了底火,也容易走火,吓得我们轨轨距距的。

到了实弹射击的时候,特别是玩半自动步枪的时候,因为趴地上,要把枪后座抵紧肩窝,听别人打的时候声音特别响,所以轮到自己的时候怎么也不敢扣第一枪。记得当时自己手扣着扳机,就是不敢往下按。冷不丁旁边一个同学扣响了,吓得我手抖了一下,就这样我生命中打的第一枪就这么出去了。打完发现自己打的听声音没有听别人打的那么响,似乎很闷的那样。然后就一发一发的打了。打完了半自动步枪,第二个学期学手枪就没那么怕了,一发一发就这么打,我的武器射击成绩很怪,整个靶上就10环那有个眼,老师说我只上靶一发,10环,另外四发脱靶。我说没准5发都从那一个眼出去呢。咱也是精确制导的嘛,呵呵。

szks3 发表于 2012-12-14 19:15:05

记得军训结束的时候,我们的教官就说:“首先,我要恭喜你们,因为你们将出生名门,**大学的光辉将伴随你们的军旅生涯。”既然教官这么说,我们当然在学校得好好学习,不能辜负期望啊。:)所以,刚开始,和我们班所有人一样,我专心学习,想也不想感情方面的事。

大家都以为军队的同志多,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也许就算有也是隐藏很深的吧,因为同志在军队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上学时,即使全队都是男的,两个男的走的过于近也会被人认为有问题的。记得我和我们班一个同学关系特别好,他宿舍住我对面,但天天一起吃饭,上课坐一起,连出去逛街也都一起,战友们总开玩笑说我们俩是对“玻璃”,也因此我还知道有的地方叫同志叫“兔子”,难道兔子是同性繁殖????????否则真是受天大冤枉了。第一次进入同志这个圈子是在大三的暑假,很偶然的机会我登陆了**同志网,当然,这个网站现在已经被查封了。(因为在部队战友经常开玩笑,我才知道原来同性恋叫同志。于是回家的时候我搜索**同志,本想看看有没有文章,没想到搜出一个论坛。)也就在这个论坛里,我认识了我进入这个圈子认识的第一个人。他叫辉。是论坛的管理员也是斑竹。受很多人欢迎,而且还有很多人扬言要追求他,人很不错的。也就在这里,我才发现自己的孤陋寡闻,原以为只有自己才是“不正常”,没想到还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也渐渐的我开始懂得同志并不是变态,只是性别取向的问题。而且精神病医生并不承认同志是病态的人群。当然我也知道同志是爱滋病的传染人群。而爱滋病目前还是绝症。以上从网站上认识的可以说都是理论上的知识吧。

当然,大家也都没那么傻,我上论坛不是为了去学知识的,而是去找朋友了。以前觉得对战友只有兄弟的感情,没有性欲,是因为大家在一起,感情已经越过了性的要求。而对于澡堂看见的帅哥,因为知道只能是看看的份,所以也不会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看见帅哥了以后总会在那个点左右再去洗澡,希望能再看见他。军队的人干什么都有规律,连洗澡也一样,所以看见一个帅哥这个时间去洗澡,第二个星期他一般也会那个时间去洗澡,除非有特殊情况)。那是不是对于同志就会有别的感觉呢?

我就试着去接近那个大众追求的目标——辉。我用站内短信去要辉的QQ,没想到他正好在,很快便告诉我了,于是整个暑假我们象好朋友那样有时间就聊天。直到快开学了的前几天,一天晚上辉问我:“我可以喜欢你吗?”他说看见我的照片就对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特别喜欢。(呵呵,说实在的,我自己觉得自己长的也不错,至少19岁的时候是肯定不错的,因为我们班的女同学总说我长的象苏有朋。加上穿了军装,人显得尤为精神。)他说等我去学校了他来接我。于是,我告诉了他我到**市的时间,车次,车厢。到**市的那天,他很早就去车站接我了,听说为了等我四点钟他就到车站了,呵呵,也许应该感动吧。第一次看见他,说实在的,心里没有任何感觉,他很阳光,但是个子只有173左右,虽然比我高一点,但是我喜欢的是178以上的,而且从军人的眼光去看,这个人比较没有气质。当然,我不能这么说人家。他看见我到是很热情。立刻把我的行李箱拿过去,帮我拎着行李,眼光总不时的瞟我。然后请我吃早餐。

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挺短的,因为吃完早餐我就要去学校了。整个见面不超过1个小时。他把我送到校门口时我就让他走了,不习惯别人把我了解的那么透彻。而且我也有理由,门卫不让他进。军校毕竟还是军事单位,只要我不想让他进来,他就进不来,除非他认识我们学校其他的人。初到学校因为经过一个暑假,而且大家也都刚来,都忙着整理内务,因为宿舍柜子比较窄,放不下行李箱,我们都需要把从家带来的近期要用的东西放进内务柜,其余的暂时用不着的东西连同行李箱放到包库去。我从洗衣店把放假前放在那干洗的被子给拿了回来,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到中午12点才起床去吃点东西。下午整理内务,由于下午4点收假,等我整理完内务以后一个宿舍的基本上都回来了,大家又开始吹牛了。等到点完名,大家把从自己家乡带来的特产都拿出来,一群饿狼似的席卷了整个桌上全国各地的美味。

原本以为这一天都是平淡的过去了,可是到了晚上开班务会的时候,他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的更直接:“你知道吗?我已经爱上你了,第一次看见你,发现你长的比照片更好看。”呵呵,多么可笑的事情,我回了一条:“我是军校的学员,平时没有时间出去,而且出去时间也不长,有很多事情需要办。我们之间很难成为一对的。”他说:“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会追你的。”我说:“那你追吧,最后可别说我让你伤心就行。”以后,经常他借各种理由给我送吃的,有时我外出他也总伴随旁边,和我同学说他是我表哥。后来和他了解了,才发现,原来他还是我学校所在这个城市圈中大哥级的人物,他认识这个圈子中很多“名人”,而这些名人是象我这样无名小辈不可能结识的,因为他,我认识了很多人,包括那个网站的站长,听说正当的职业是个律师,而且这个站长还开了个同志酒吧,我也有幸去了一次这个酒吧,但只有一次,因为这个酒吧中有个招待和辉说喜欢我,于是辉就不带我去了。(我第一次也是被辉带去的,在一个高楼上,从外面看和一般人家没什么区别,所以我也不认识地。




再后来,连同网站被查封,这个酒吧也被人查封了,因为被人告发说是一群变态聚集的酒吧。)和辉认识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同志里面有很多用语,419代表一夜情,1,0是代表同志中的偏向,还有什么MB,SM啊,反正后来我发现我进这个圈子比一般人更深的体会到这个圈子的酸甜苦辣,最主要的是因为辉。因为他认识那些名人,名人和名人之间的交谈我自然也作为这个名人的朋友可以旁听一下了,而且加上身边这个名人能给我分析分析。记得有个名人姑且称他为“坤”吧,有一次居然说,他朋友的保质期只有一个礼拜。我当时很吃惊,我说你怎么换的那么勤啊,那是你朋友哦。他说,男的和男的有什么结果啊?又不能结婚生孩子,我说他是我朋友他就是,说不是就不是,而且大家都为了性,既然都是性,我就换换口味了。后来听辉说,他那话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喜欢他的人很多,他有182左右吧,属于那种很运动阳光的,他只玩那些大学生或者是工资比较高的,因为那些人有时还给他钱。所以他穿的名牌,用的化妆品价值都很高。我说那不就是MB吗?辉说,其实也不是,因为他居然还有比较不错的工作,好象是音乐老师。天啊,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在我看来神圣的老师居然也有这样的人。看来人与人真的不同。

再回过头来说我和辉吧,可以这样说,辉对我肯定很痴情的,因为只要我无意说我最近干什么需要什么,他就会立刻给我买来。(当然我把钱给他了,我不习惯用普通朋友的钱)我在学校的时候还担任校一个网站的管理员,那时我还没买笔记本,也没把电脑从家带来,为了我不用经常去网管中心,他把自己才买的价值7000多的电脑从家搬来给我,我虽然说不要,但是最后他还是留给我了。我也曾不停的动摇过,答应他吧,毕竟他是喜欢我的,对我也很好。可是我总不能对他有感觉,所以最后我和他还是挑明了,同时把电脑还给他。在说明了那些以后,他经常出去借酒消愁,喝醉了给我打电话。后来我去一个同志酒吧的时候,遇见他的一个好朋友告诉我说,我还他电脑那天他喝完酒后要自杀,那个哥们陪了他三天。这些都是后话。我的感情很奇怪的,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对我怎么好,只要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在军警兄弟聊天室里,有人会对我说,“我不是军人,你和我聊天吗?”或者有人问我:“你是军人吗?”呵呵,我觉得很有意思,大部分军人还是喜欢找个军人做朋友。虽然两个外出都不是很方便,但是还是愿意找个和自己一样职业的人。我也是这样,虽然说自己并不是对这个很看重,但是还是希望自己的朋友是军人。说实在的我喜欢武警,就觉得那身衣服很帅。哈哈。不过我的两任朋友都是陆军。话题又扯远了。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在我们这样的环境中,还是希望自己的朋友离自己近点,我上大学时就希望找个自己大学的做朋友(现在想开了,哪的朋友只要真有感觉,距离在乎什么。到单位后,就更不想找驻地的做朋友,虽然我们驻地这样的人很多。但毕竟是自己发展的地方,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虽然很多人说我们大学同志挺多的,可我我看没多少,连头带尾我只知道十来个,而且多是地方联办生(没军籍的那种)。

有一次,无意在一个论坛上发现我们学校的一个帖子,说是**大学的都到这里面来集合。我也进去一转了转,在那里,有个“老大”,对我们来说他算是大哥了,叫军。那时,他经常充当联系人的角色,所以有时你发现来了个新人,去问问他,他就会说这个人大致的情况,当然除非对方同意,否则他不会透露半点对方的联系方式或姓名什么的。也正因为这点,他比较受我们的欢迎。我一心想找一个我们学校的红牌(就是生长学员)当朋友。军校是帅哥的集中营,同志们来军校而且穿上军装那很爽的事情。因为有那么多年轻、阳光、帅气的军人,每天饱眼福的机会很多的,但是,军校因为男的实在太多了,也不乏有质量不怎么样的。可是,真正要在自己学校找一个是同志的红牌也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因为发现的都是地方生。

有一年五一结束,军在帖子中倡议大家去聚会(估计这也是我们大学创建以来有组织的第一次活动)。于是有几个人报名。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地点选在了大家以前从未进去过的地方——同志酒吧。这是该市唯一一家同志酒吧。记得那天我和军一起去的,我们在外面走了一圈有一圈,说不上的感觉,总觉得很紧张。直到最后,快到大家约定的点了,才硬着头皮进去的,进去之后发现原来我和他是聚会第一个到的。那么我不仿用现在这个机会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酒吧吧。算不上为它做广告,因为它已经关门了,转而开了一家演艺吧。初到这个酒吧,发现与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样,那里面非常的安静,只有音乐的声音,偶尔会有几个人去唱唱歌。里面是很适合大家聊天的。说真的,我后来发现,在公共场合同志表现的都比较安静,很文静的那种,而拉拉就比较活泼,唧唧喳喳的。好在是同志酒吧,那天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两个拉拉在那里,所以尤为安静。但是,我们好象比较例外,去了就打破了酒吧原来的安静,说着笑着,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酒吧的布置也是比较不错的,没有那种单间,除了大厅的十几长小方桌以外,隔间都是用板隔的,而且有一整面是敞开的,就是说里面人干什么外面大家都能看见,所以不会发生其他什么。比较安全。再就是一般有的酒吧会有**啊,还有地痞什么的人,这个酒吧是绝对没有的。因为放眼看去,大家如果孤单的一个人喝酒,那么你可以找服务员陪你说说话(我不知道服务员是不是“鸭子”哈,因为从来都是和很多人一起去的),其余的更多的是几个几个的去的,根本没有闲杂人等。所以后来我和我第一个朋友分手的时候,我和我一个在同志圈中非常要好的朋友就经常去那喝酒,看他们唱歌,然后发发牢骚。而且去同志酒吧感觉大家都是一样的,好象一种大群体的感觉,在那里同志不是弱势群体,那些异性恋反而是。酒吧的东西价格也不贵,每次去两个人带喝酒带吃瓜子啊,爆米花啊总共才50元。所以从两年我共去了三次。后来开了演艺吧我又去了5次左右。因为演艺吧里除了有同志(当然同志居多,圈里人都知道那是我们的活动场所),还有普通人。加上有一次是我们健身房把活动安排在那了,包场的,他们都不知道那是同志吧,只知道环境很好。还有一次是中国一个变性美女在演艺吧搞活动,我和我那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去的。觉得很有意思。说真的,那个变性美女太漂亮了,简直看不出来是变性的。比较苗条的身材,那时我觉得要真是女的长他那样,我也娶了。

再话说回来,那天我们进去后十分钟左右,来参加聚会的都到齐了。一共5个人,4个我们大学的,一个是其他大学的,作为我们大学的家属出席了第一次聚会。其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军人。其余全是地方生。到第二次聚会时,发展到六个人,那个大学的孩子仍然作为家属出席,也仍然就我一个是军人。以后我就没参加聚会了。关于聚会只是大家都认识认识了,而且好象到现在这六个人除了两个原本是一对的以外,其他的最后也都是单飞,没有成一对的。那天的话题也很轻松,大家都是一样的人,说说学校的生活,说说自己压抑的心情,别的什么也没多说。所以聚会还是很纯洁的吧。

聚会后,我们建立了联系,毛主席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初也就我们这5个人,有兵、颜、天、蓝加上我了,后来大家互相介绍彼此认识的,就这样我认识了小风、小猫、还有小北等等了。呵呵。只有我和蓝是一个学院的,虽然他是地方生,但是经常在图书馆遇见,然后一起学习,有时也有一起吃饭,逛街什么的。加上其他学院的圈里的到我们学院来,我们也得接待一下,联系的比较多,所以关系不错。但是我和我们学校的同志还是保持很纯洁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不来电。蓝见我就成天抱怨军校生怎么看不起地方生了,什么吃饭还得自己花钱,学费很贵啊等等这些,我也就安慰他,以致于后来蓝说军队生也有不错的:)

现在这些聚会的人都已经毕业了。而且也都不知道去向。以前最鼎盛的时期,在一起联系的一些人现在也都离开学校了,有的去了国外,有的找了朋友渐渐淡出这个圈子,我是在有了第一个BF后渐渐和这里面的人减少联系了,因为我BF管我管的还是比较严的。

现在我有时再去看帖子,发现人已经很少了,还都是外校的来希望找我们学校的军人做朋友的。萧条了很多,我在QQ和军说,我们这些老人都走了,小的一班也都不愿意来发表自己的观点了,没培养好“接班人”啊:)

我经常和军开玩笑说,让他帮我找BF.军总说,“不是我说你,你要找的BF,比一般人难上100倍。你的要求太高了,别说同志圈,就是普通人你想找到也难啊。”后来想想的确是,但是我心爱的人还是来了

zhangye8848 发表于 2012-12-14 20:04:50

也就是流水账,估计是真实的写照

QQWW0226 发表于 2012-12-15 09:22:28

喜欢期待更新

www.zzoo.cc 发表于 2012-12-15 16:45:16

现在好象还没有!~~~不过这个是http://64.20.49.62/ 华同临时访问地址 可以进的!~

yanliuyiyi 发表于 2012-12-16 16:01:03

也想和他交朋友呢

yanliuyiyi 发表于 2012-12-17 15:40:05

就是喜欢找一个军人做朋友

yyjj1180 发表于 2012-12-18 12:54:01

期待下文……

cabwwhh 发表于 2013-1-6 20:08:29

呵呵,谢谢你发文。

少年扎西2 发表于 2022-6-24 12:06:10

谢谢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军校Gay情史》 BY 佚名 【待续】